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L再生活 >一个过分挑剔的设计师与一个过分讲究的展览 >正文

一个过分挑剔的设计师与一个过分讲究的展览

分类:L再生活 编辑: 时间:2020-06-14 点击:866次

前言

「Project on Museum 博物映项」负责人彭冠杰(Jay),集结10年设计创作举办首次个展—「Intuition直觉」。不同于一般个展以作品展示或脉络梳理来呈现,彭冠杰选择以现地製作方式,针对过往商业委託案作品重新解构与萃取元素,将「直觉」的内涵加以整理演绎,让整体展览具有检视过往历程的意涵,手法别具新意。

彭冠杰透过这次面对面访谈,畅谈其设计创作历程与展览欲传达的理念。

一个过分挑剔的设计师与一个过分讲究的展览

▲ 不只是图书馆内的墙面摆放彭冠杰作品。

Q. 这次个展可视为您过去10年设计历程之集结,请试着描述您的设计哲学。

彭冠杰:为10年的工作历程去下一个类似结论的东西,其实很不容易,我想了很久。如果要说什幺契机影响我的作品发展成今天的样貌,我想到两个关键词彙。

我在实践大学唸「时尚与媒体设计研究所」(现为媒体传达设计所),带我的老师是曲家瑞,她很擅长分析学生能力,找出适合学生的频率。当时她看我在做专刊,看着看着突然说,「我觉得有一个英文字非常适合你。」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人用一个词彙来描述自己,原来我这个人传递出来的气息,以及做事情的方式,给人这样的印象,这个词我从来都没有忘记。从字面上来说,「Finicky」是有点负面的,但经过我自己的诠释,做设计创作本来就应该做到自己想呈现的样子。像是这个展览,我花了很多时间规划,天天熬夜也好、硬找出时间跟厂商讨论也好,我希望展览可以做到100分,甚至是超过100分。所以「Finicky」对我来说,反而是好的。

我不知道这叫不叫哲学,这几年我在「学学」教课,在教学过程中,开始思考自己是怎幺设计和创作,最后归结出一个很关键的想法:就是要不断地、追根究柢地去问「为什幺」。

不管做什幺样的专案,一个包装设计,或是一个Logo,都要想尽办法去问自己,「为什幺」要这幺做、「为什幺」要强调这个讯息。我大学念政大广告,那是个很强调逻辑训练的地方。大家可能以为广告系很重视创意,但我认为创意的产生其实是很有逻辑的。广告系上课时,老师不会一开始就要你发想创意,会先要求学生自我思考,为什幺要做这支广告。所以又回到「为什幺」。后来我到西方国家唸平面设计,澳洲的教育也带给我类似的论点,所以「为什幺」是一个超级关键、而且影响我非常多的一个词彙。

一个过分挑剔的设计师与一个过分讲究的展览

▲ 不只是图书馆沙龙区摆放彭冠杰作品。

Q. 您刚刚提到自己是一个过分讲究的人,也很重视思考的逻辑;在这次个展中却是以「直觉」作为创作概念。请问对您来说,逻辑讲究V.S直觉感受,是有差异或是有冲突的吗?「直觉」在您的创作过程发挥什幺作用呢?

彭冠杰:如果从字面上来看,可能会觉得有冲突。但我想讨论的「直觉」,或是经过我诠释的「直觉」,并不是天马行空、注重感受性的乱想。

这个「直觉」指的是,经过十多年的思考训练以及工作历程,在我的潜意识里,已经内化出了某些规则、某些逻辑。因此当我拿到一个任务,或是一个题目,或是突然间有一个感触的时候,我可以很直觉地做出反应。

从丰富的阅历中练就精準犀利的直觉

这个反应是源自于,我的脑袋里面已经跑过千万个逻辑,已经知道 「为什幺」要这样做,已经清楚前因后果。所以对我来说,那是直觉式反馈,就像是一种反射动作。总结来说,我们过往所认知的「直觉」,好像就是灵光一闪;但我认为,有没有可能、每一个人所谓的灵光一闪,其实是成长背景或学习经历,投射到潜意识里,产生了一些讯息或是暗示,让我们去做出决定,最后完成一个设计製作,这种状态才是我所指涉的「直觉」。

我一开始思考展览名称时,就想对应到设计师常遇到的质疑:「做Logo不是很简单吗?你就摆一个图形,再摆个字母,超级快啊。」但客户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设计师可能是经过10年、甚至20年的思考训练,才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针对一个图像设计做出反应,这也是这个展览想要给出的讯息之一。

一个过分挑剔的设计师与一个过分讲究的展览

Q. 您提到了思考训练,请跟我们分享您的自我训练模式。

彭冠杰:我蛮强调思考的「广度」,以前我的学长姐说过:「把烂的点子都想出来了,就会想到好的。」我一直记得这句话。

老师也教给我一件事,不要一开始想到一个还不错的主意,就觉得「就是这个了!」你在第一时间想到的点子,别人绝对也想得到。这个时代,不可能一时间想到的东西会是全新的,尽可能想很多个点子,再去融合看看,从中找到新的东西。像我们做商业案,也会有一个发想的时间,会做心智图,尽量想到100个点子,才继续往下做,不要太快定下那个想像。所以我会要求学生尽可能地想多一点,接着才去想如何往下执行。

Q. 「Intuition直觉」是您首次个展,为什幺想展示这些内容?透过展览希望传达出什幺样的概念,或是产生什幺样的效应?

彭冠杰:一开始「不只是图书馆」邀请我们办展时,并没有想到特定的主题,也有研究一下过往在这里办的展览,像印刷品、文字设计或是Irma boom的小书,都很酷。那我就很「直觉」地想到,工作以来我一直很想做某件事情……。

一个过分挑剔的设计师与一个过分讲究的展览

▲ 「Intuition直觉」展览主视觉。

名为「实验」的资料夹 x 工作区域之外的灵光一闪

我工作上有一个习惯,平常在脑海中灵光一闪的图像,我会把它做出来;或是看到某个很好看的reference,我也会试试看那样的视觉效果。这些东西做出来后,我会把它们放到一个名为「实验」的资料夹。一旦放久了 就会觉得有点可惜,做其他专案时,时不时就会去看看,这专案能不能用得上。

还有一种状况,在软体里面不是有「工作区域」吗?我自己的接案经验里,有非常多的案子,协助我们解决任务的图像,都不在工作区域里面,反而是在工作区域之外。也就是说,在工作区域里面,我们画得很用力的那些,可能最后没办法过关,反而是旁边那些无意识堆叠起来的元件、或是突然联想到的某个图形,最后拉回来竟然能解决掉那些专案的问题。那些好像有点不经意、随机摆在旁边的,经过重新诠释整理后,它却可以去对应客户的需求。在我身上很常发生这种状况。我不知道其他设计师是否也一样。

所以我就想,如果我把平常做的图像实验、还有这些工作区域外的元件,拿出来展示的话,可能还蛮有趣的,我自己是很喜欢最后出来的效果。

一个过分挑剔的设计师与一个过分讲究的展览

▲ 「Intuition直觉」展示图像。

策动观者感受「直觉」在经过 强调设计的累积与实验

这是一开始想传递的讯息,如刚刚所说,我定义的「直觉」是内化过的、累积的。而另一个想传达的讯息是,平常累积的这种实验元件,是自己很随意做出来的,当下做出来时都不完整,但经过拼拼凑凑整理,最后就有个样子。这也是我在课堂上很想传达给学生的:「不要小看平常做的这些小东西,好好整理或是好好的使用,可以成为很有张力的视觉,或是成为很好的解决方案。」这不是容易被理解的事情,我在展览中没有留下很多文字讯息,去暗示这些我想传达的意义,我其实不喜欢把话讲得很明,因为我觉得图像的创作,把话讲明了就有点无聊,我希望大家自行去想像、去看。

如果来看展的人可以感受到这一份讯息,我会觉得很欣慰吧。

一个过分挑剔的设计师与一个过分讲究的展览

▲ 观者感受设计师的直觉。

Q.为什幺选择「不只是图书馆」办理首次个展?对于空间规划的想法?

彭冠杰:我觉得「不只是图书馆」很有趣,他抓的就是一群小众的消费者,我觉得对这群人讲话,可以很精準。

我看了之前的展览,策展人好像都不太敢介入内部的空间,可能是没有人开始这样做,但我就想试试。设计师或一般读者在这里看书时,会不会注意到这些奇形怪状的图像,然后产生一些投射,连结到自己。也许之后就会有创作者,也使用内部的空间来展览。 

一个过分挑剔的设计师与一个过分讲究的展览

▲ 不只是图书馆内的层架展示彭冠杰作品。

一个过分挑剔的设计师与一个过分讲究的展览

▲ 「Intuition直觉」展览一隅。

Q. 公司名称Project on museum的由来?以及经营的目标?

彭冠杰:开公司的那一阵子,我有算「人类图」,原来我是属于「投射者」(projector)的类型。这种类型是必须先得到别人的邀请,才能发挥我这个角色的最大价值。这个跟我工作的型态,还有以往经历是吻合的,我比较不会主动起头去做一件事情,但如果是跟别人一起合作,我可以做到很好的功效,把那件事情做到最佳的状态,所以我才会想到「投射=project」的概念。

另外我认为专案很像是「收藏品」。一般设计师会将每一个完成的任务称为作品;不过,完成任务的过程里,会产出很多资料,因此我认为完成一个很棒的任务,把那些文件称为收藏品,好像也蛮适合的。我们角色是商业设计师,随时要面对的任务是千奇百怪的,有食品的、有卖衣服的,真的是各种类型,因此我想取一个更大的名字,让大家更理解我在做的事情。可能我们现在团队还年轻,将来有一天过了20年、30年,我们可以办一个展示,届时展品跟产业种类就会很丰富,所以我才会取名「museum」(博物馆)。

未来的目标,这个团队还是以视觉设计为核心,以跨领域的路径进行品牌策略、视觉策展、动态多媒体等,推广各种型态的设计样貌,希望有一天成为亚洲最顶尖的视觉设计团队。

一个过分挑剔的设计师与一个过分讲究的展览

▲ 彭冠杰与公司Project on Museum Logo合影。

Q. 10年来,您认为执行设计最有趣的点是什幺?

彭冠杰:我喜欢接触不同客户的这个层面。

我们并没有被专一地放在某一个设计类别,作为品牌类型的设计公司,会来找我们的会是各种行业,任务就会是千奇百怪,客户可能来自不同的地方,比如说在中南部,我们就会去拜访它们的工厂和店面。

我的工作有趣之处,在于这些任务可以让我移动,去认识新的人物、接触新的行业,和学习新的技术。而这些新的技术,可能某一天又可以帮助我完成新的任务。

像最近做一个案子,帮一个做宠物家具的外商公司做完整的品牌形象。我们自己有养宠物,但不了解什幺是宠物家具;从完全不认识一个东西,因为做案子就开始去接触和了解。之前还有个客户是做面膜的,那段期间我们就去工厂了解面膜的製作结构、成分,还有产品线。

以前也没想过自己的工作状态会是这样,有点误打误撞,但我真心喜欢这样的工作模式。

Q.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勉励想在设计创作之路上更加精进的读者?

彭冠杰:很多人看到这个展,可能会说「好酷喔、好特别喔!」,是因为我给自己很大的压力。我对自己是最挑剔的,对,就是「Finicky」。如果是做作品回顾展,那太简单了,我也可以把海报作品都拿来输出,但是这样就太容易达成了。做超出这些事情的展览才有压力,我为了做这个展,一个礼拜都没有睡觉,这样对我来说才叫挑剔、才叫有过分的讲究。

想精进自己,给自己多一点压力吧!

(编之音:但要保重身体,彭冠杰可是压力大到,连作梦都梦到自己在休息喔。)

一个过分挑剔的设计师与一个过分讲究的展览

Q. 从「平面设计的形状」作品参展、「新新:2018金点新秀设计展」主视觉设计,再到「Intuition直觉」个展举办,您与「松菸口」场域合作的形式相当多元。您对「松菸口」有什幺期待或想像吗?

彭冠杰:日本很多单位会提供小型展演空间,去支持平面设计师做展览,但是台湾的比例比较低,可能是没有适合的场地或是资源。对于松菸口和台创,从「命名」到「整合」,这样的过程引起了一种凝聚、推力与给力,我很期待这样的结果让设计师产出更多新的事情,在这里发生。

一个过分挑剔的设计师与一个过分讲究的展览一个过分挑剔的设计师与一个过分讲究的展览一个过分挑剔的设计师与一个过分讲究的展览

▲ 彭冠杰为台湾设计馆「新新:2018金点新秀设计展」设计主视觉与延伸物件。

彭冠杰 Jay Guan Jie Peng

Project On Museum 负责人

以台湾台北为根据地的平面设计师,自澳洲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 University)毕业之后,他回到台湾并于2016年成立设计团队Project On Museum博物映项,并聚焦于品牌与视觉形象识别设计。2017年曾受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邀请参与「Door to Asia」计划,并至日本陆前高田市进行地方品牌再造合作。

他的作品曾收录于APD亚太设计年鉴(中国)、+81 Magazine(日本)、Asian Creatives(日本)、亚洲青年创作平台(香港)、新平面杂誌(中国)、Imprint 2(中国)、CTA亚洲创意对话(台湾)、Cutout Magazine(马来西亚)、The T Magazine(韩国)等各国设计出版物中。近年获奖包含亚洲最具影响力设计奬、澳门设计双年展等。

Facebook | Behance | Instagram 

相关文章:

申博太阳城_wwwdafa888asio|生活更加精彩|便民生活信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赌船贵宾手机客户端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宝马娱乐bm77772